云南亚洲象繁育救助中心那些不愿离开的大象们

云南亚洲象繁育救助中心那些不愿离开的大象们

  特写|云南亚洲象繁育救助中心那些不愿离开的大象们

 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

  野生亚洲象“然然”3岁被救助,如今已经19岁了。它本来有机会回到自己的“家族”,但最终它还是选择留在了西双版纳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。在被救助的16年里,它跟人类的感情可能已经超越象群,不愿再离开了。在这里,一些被救助象已经对人产生了感情,有了一定程度的依赖。小象见到“象爸爸”都会过去亲热一下。 

  6月8日,饲养员陈继铭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说,我们希望这些亚洲象不要丧失野性和野外生存能力,最终能够回到自然界。只是现在它们有的已经习惯了人的照顾,还不能直接“放手”。但最终放还是不放,需由动物学家综合评估后决定。目前,繁育中心还没有一起成功放归野外的案例。

  那些被救助的亚洲象

  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位于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谷,这是国内目前唯一以亚洲象救援和繁育研究为核心的科研基地。先后参与救助亚洲象20余次,成功救助了11头象,繁育9头小象。

  这里每一头被救助的亚洲象都充满了故事,救助中心大门口的廊道上,这些故事以展板的形式呈现出来,许多来访者都会在这里驻足观看很久。它们有在求偶争夺战中败下阵来的昆六,被兽夹夹伤的“然然”,还有因脐带感染被家族“托付”给人类的羊妞、与家族失联的“孤儿”小强、喜欢逛城的“阿宝”,还有性格暴烈喜欢肇事的维吒哟。

  据介绍,救助中心主要是对它们进行治疗及行为矫正,每天28名饲养员与它们朝夕相处,为它们测量体温、洗澡、喂食、野化训练,由于都是清一色的男性饲养员,因此当地人称这些饲养员为“象爸爸”。

  近日,澎湃新闻在繁育基地见到被救助的羊妞时,它因在野化训练时不慎扭伤了左前腿,致下关节发肿。照顾它的“象爸爸”正在为他涂抹红花油,投喂食物。

  陈继铭是第一位照顾羊妞的“象爸爸”,据他介绍,羊妞才出生一周,就被它的家族带到普洱一个村庄附近“遗弃”了。救助回来之后,他们发现羊妞因脐带感染,致腹腔大面积溃烂,情况很糟糕。他们认为,它的家族有意将它带到人类村庄旁边,向人类求助。

  “每天给它倒屎、喂奶、挤奶、洗澡,像孩子那样照顾。”陈继铭说,没有奶就找了几头母羊为它提供奶水,因此大家叫它“羊妞”。现在羊妞6岁,身高已经一米九了,它是救助中心和人最亲近的一头象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在救助中心,阿宝和维吒哟的情况比较特殊,它们来到救助中心不是因为生病或受伤,而是“太调皮捣蛋了”。它们被捕获回来的,救助中心主要是对它们进行行为矫治。

  阿宝又名“逛城哥”,2018年4月,10岁的阿宝独自闯入了普洱市城区。据介绍,它是国内第一头进入城市野生象,进入城市之后,它似乎喜欢上了逛街,每天下午一开市它就城了,在街上悠闲地散步。

  阿宝的行为严重威胁着当地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,打乱了城市的社会秩序,最终经相关部门批准,当地派出工作人员将阿宝麻醉,送到救助中心“收容教育”。

  另一头象“维吒哟”原本是勐海-澜沧象群中的一头性成熟的亚成年公象。

  2014年,象群多次进村入户,特别是维吒哟,性格暴烈,经常拦路抢食,损坏过往车辆。

  2019年4月5日,经有关部门批准,当地将维吒哟捕获后送到繁育基地收容。

  救助中心的圈舍,是又粗又高的钢铁栏杆圈起来的。但澎湃新闻在维吒哟象圈铁栏上看到,粗壮的钢栏上有几处凹了进去。工作人员说,这是维吒哟刚来的时候撞凹进去的,它两根漂亮的象牙也被自己撞断了。

  不过,现在救助中心通过一些感化和矫治手段,已经让维吒哟的性情有了很大改变,“象爸爸”岩温香已经能与它近距离接触,每天给它投食、打扫圈舍,但其他人还不能随便靠近它。

  它们终将回到热带雨林

  救助中心的主要任务是帮助这些大象回归自然。繁育基地的工作计划表显示,除了日常的大便观察、体温测量(正常值35.5°-35.7°)、洗澡降温、食物准备外,“象爸爸”们每天主要任务就是对它们进行“野化训练”。

  主要方式就是,每天将它们带回热带雨林里,让它们在里面自己觅食、生活,早出晚归。时间为上午8点30到11点,下午1点半到下午4点半。

  据工作人员介绍,每天实际的“野化训练”时间不低于7个小时,训练时,一头象由两个“象爸爸”照顾,“象到哪里,人就到哪里”,人尽量不干涉它们。回家时间都由它们自己掌握,到了时间它们会自己往回走。每天有7个小时时间,象爸爸们都会将象群带进森林对它们进行野化训练。

  每天有7个小时时间,象爸爸们都会将象群带进森林对它们进行野化训练。

  “现在还没有带维吒哟出去,只让它在救助中心附近活动,等一定时候,它也会被带出去的。”一位饲养员说。

  “Ma”和“Bai”是傣语,是“来”和“走”之意。现在7头亚洲象已能听懂这两个十分简单的指令。经过长时间的接触,这些被收容的象对人类产生了情感。

  受伤被救助的然然,名字含有“大自然”之意,它的家族也因此被命名为“然然家族”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然然康复后,其家族曾回来野象谷“接”它,但然然没有走,留了下来。它对“象爸爸”有依赖。“象爸爸”每天给它好吃的,还给它刷澡。

  “这里虽然没有家族,但也算是一个家庭。”陈继铭说,繁育基地希望它们回到雨林,回到自己的象群去,但至今也没有大象自行离开,也不可能进行驱赶。

 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所长郭贤明说,对这些收容的大象,在什么条件下可放归大自然,目前是没有标准的,“得看它们能否适应野外生存环境,如果能适应,能融入其他象群,那就没问题”但到目前为止,繁育中心还没有一起成功放归野外的案例。

  郭贤明说,野化训练场没有围栏,繁育基地和大自然之间也并无明显界线,“受伤严重的,可能要继续留在繁育基地,行为矫正后效果不错的,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它放归到自然去,但具体怎么放、如何放,还在探索之中。”

【编辑:于晓】